搜索

63年穿越时空的相遇:大山深处,我为先烈修陵园

来源: 作者:谢啸天 徐杨 谢军 发布:2019-04-04 02:39:02

手机看 分享到

41天,一个连队为牺牲的前辈建起一座纪念碑;63年,一场穿越时空的相遇引发两代工程兵的心灵对话。请关注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

青山处处埋忠骨

■谢啸天 徐 杨

连绵的青山到了这儿突然矮了一截儿。绕了个弧形的弯,山变得舒缓起来。

群山之中,这座有10个篮球场大小的烈士陵园非常显眼,尤其是那座足有三层楼高的烈士纪念碑,成了附近的新地标。

12座烈士墓,在纪念碑后一字排开,静静矗立在山前的谷地上。

山里的早晨有些清冷,陆军某工程维护团某哨所哨长、下士刘博却满头大汗。他半跪在一个墓碑前,手里攥着一条崭新的军绿色毛巾,小心地擦拭着镌刻在墓碑上的字:“王玉成,二十二岁”。

这里,长眠着63年前为建设国防工程牺牲的12名工程兵。

春天风大,一天不擦,碑上就着灰。

刘博今年也是22岁,当兵第5年。两年前,他来到这个大山深处的哨所。墓地就在哨所近旁,抬脚就到。那时,这些烈士墓还掩映在树丛和野草中,不仔细找,很难发现。

每一任老哨长离开时,都会把新哨长领来,给烈士们扫墓。

每隔两三天,刘博都会过来擦擦墓碑,夏天还要把墓前荒地上的野草割掉。

那年一天,刚上任的团政委谢军检查哨所时,无意间转到了这里。

看着墓地旁疯长的野草和风化、残缺的烈士墓碑,谢军说:“这么多年,我们做得很不够。”

这丛杂草长在了烈士坟头,也长在了谢军心里:“前辈们安葬在部队,部队就是他们的家。”

不久,修建烈士陵园的事就上了团党委常委会。

多出来的这个工程会不会影响团队正在进行的大项任务?经费从哪出?施工会不会有安全隐患?

一系列问题摆到常委们的面前。

“难度再大,没有前辈们当年建设国防工程的难度大。”在上级党委的支持下,团党委通过了陵园的建设方案:重新修建烈士墓,扩建陵园规模,新建纪念碑,让英雄前辈感受到我们当代工程兵的敬意。

最初,团里也曾想过把修陵园的工程承包出去。可是,地方施工队一看施工位置偏僻,材料不好进场,费时费工,报价又低,没一家愿意接。

这样的任务,恐怕只有工程兵才肯干,才会干。

就像当年建设国防工程,没有一处不在深山老林,没有一处能产生经济效益,也没有一处不曾留下工程兵的汗水和鲜血。

站在烈士奋战过的地方,守护烈士坚守过的深山,触摸烈士长眠的土地,亲手为前辈们修建陵园,成了大山中这群工程兵共同的目标。

这是对前辈的告慰,也是对团队施工技术的一次挑战。

开工41天后,一片昔日杂草丛生的荒地变成了透水砖铺就的陵园广场。

官兵们亲手建成的纪念碑高耸在广场中央。纪念碑后的谷地上,长眠的烈士成了大山的一部分,工程兵们付出的汗水也成了大山的一部分。

1 2 3 4 5

责任编辑:张硕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数据加载失败,请确保在www.81.cn域名使用侧边栏!